屯堡 六百年的守望

作者: 來源: 時間:2018年03月02日 點擊數: 字體:
更多

流走的歲月

暗淡了刀光劍影

英雄的靈魂,也許早已回歸故鄉

 

北風,吹皺了孩子的臉

嗅著那段歷史的炮火硝煙

我們離開了母親的視線

 

六百年的屯堡

被歲月漸漸濃縮成幾棟滿目瘡痍的老石房

那些往事,獨自停留在斷壁殘垣

輕輕訴說著屯堡人的惆悵

 

這個石頭堆砌起來的世界

纏繞著多年夢中故鄉的印象

那些時常沸騰在我們胸腔

顫動著對石頭深切的依念

終于一纜無余地   呈現在心房

 

六百年的滄桑  六百年的迷茫

屯田軍人的血液  跨境揚鞭

永遠在我們的脈絡里奔騰流淌

 

什么時候?我們已將自已的靈魂

深深嵌刻在這些殘缺的石墻上

 

那些看似冰冷的   沒有生命的石頭

六百年來  一直承載著那場金戈鐵馬的烙印

伴隨著我們在雨中奔突   渴望和尋找著游子的故鄉

伴隨著我們在風中嘶吼  詮釋著生命歷程的慢長

 

在這個石頭的世界里

我們一直在尋找著一個柔軟的角落

將心   輕輕安放!

 

六百年的風雨,一再將石頭一樣堅硬的心

擊碎復活!  復活擊碎!!

 

什么時候?那些來自遠方的孩子

用頑強的生命  點燃了石頭的冷酷與  

蒼——涼——

燃燒出一團團沖天的火光

 

冉冉升起的溫暖

如同高懸頭頂的太陽

庇佑著這群叫著“屯堡人”繁衍生養

 

六百年的祈禱  是否能散盡一地的硝煙?

六百年的淚眼  是否能望穿雄峻的高原?

六百年的守望  是否能成就歸鄉的夙愿?

六百年的血汗

又是否能讓江南水鄉的影子播撒在黔地的田野  和山川

 

長滿青苔和藤蔓的古堡街巷

深刻著漫長的時光

被歲月打磨得陳亮的石砍古道

承載起一群大足六百年的丈量

 

石板房頂的炊煙  歷經了太多的風雨飄搖

六百年不改的鳳裝的經緯線

飽含著絲絲縷縷的惆悵

 

是誰?用她的寬袍大袖  將深深的鄉愁兜攬?

是誰?用他的棒頭紐絆  將濃濃的鄉音扣牢?

又是誰的一錘一戰  刻記著英雄祖先的容貌?

 

我們不是流沙我們一粒粒被狂風刮到石堆里的草籽

我們用了太多的歲月,去掩藏離家的驚慌

我們不想流浪是一群被朝堂流放在高原的孩子

我們的淚里流淌著六百年回鄉的渴望

 

鄉音不改  是怕丟失了母親的記憶

衣裝不改  是怕在夢里得不到父親的擁抱

 

流不盡的思鄉淚水

淡化不了的回目蒼涼

六百年的時光  能否足以將散落在異鄉的靈魂  安放?

如果沒有六百年的堅守

又是否會成就“屯堡文化”

這一厚重而神秘的詞藻?

 

江南的智慧  平凡的勤勞  不離不棄的守望

終究在高原的懷抱放射光芒

 

江南的水!千姿百媚

高原的石頭!堅挺——豪放

什么時候?轉輾的腳步已不再流連悲蒼

什么時候?漂浮的心在石頭上得以悄悄定根生長

水與石頭的戀情  

一曲萬種風情的絕唱

 

鄉愁中的屯堡  柔軟的情愫  堅挺的脊梁

我們帶著水鄉的靈動

讓寂靜的山地響起了石頭音符的鏗鏘

讓遠去朝代的遺風穿越今生

在高原的上空 

風韻裊——裊——

 

六百年的守望喲!

那些滄桑而堅硬的石墻

支撐起一座座叫著家園的石房

數經荒涼的夕照  六百年地

溫暖起這斑駁而沉靜的古堡

如今,這石頭的世界

依舊是我們棲身鄉愁的地方

 

六百年阿!故鄉

您!是否安好?!!

 


上一篇:致我們永不消逝的18歲[ 01-02 ]
下一篇:轉轉場[ 03-09 ]
  • 沒有相關內容!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