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淚

作者: 來源: 時間:2018年03月16日 點擊數: 字體:
更多

我低著頭,如絲的細雨落在我的發間。拖著身子的我,漫無目的地游蕩在寂靜的深巷中。

慢慢地,我停下了雙腳,漸漸察覺思念正從心底涌出。記憶中,和她相遇的那一日也是如此的細雨纏綿。

那天,空中飛舞著雨花。仿佛在飄臨大地之前,這一朵朵雨花都如同天界的天使一般圣潔美麗。然而雨花一經落地,天使一旦降臨,總會無法避免地粘上污穢,觸碰骯臟但,這一切又與我何干?我并不多愁善感,也從未見過那所謂的“天使”,此刻的我,正忙著慶幸沒有仇家上門,沒有父母質問。

是的,我就是同齡人中的小霸王,父母世界里的不孝子。

我快步走在這回家的必經之路上。因為每日都會路過的緣故,這看似迷宮般的市坊小巷,對我來說早已駕輕就熟,正當我在建筑群中閃轉騰挪時,一棵老歪脖子樹吸引力我的注意力。在我的記憶中,那株老樹還沒有擠出過新芽。然而如今她卻像服用了起死回生藥一般,竟然破天荒地鉆出了新芽,著實令我驚訝不已。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無意瞥見樹梢棲著一支玲瓏的金絲雀。它漂亮異常,那雙眼閃爍著靈性,雙腳宛如極品古色檀香木,一席金燦的羽毛覆蓋全身。它完美的比例,絕妙的搭配,迫使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覺,甚至稱得上是“此雀本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

這種感覺,很不真實。

我立在樹下,偷瞄著樹梢之上的金色尤物,幻想將它囚禁于牢籠。不過很快我便放棄了,一是四周并沒有應手的武器,二是它似乎能感受到來自我的惡意。每當我對它想入非非時,它都會展翅欲飛。

萬般無奈的我只得轉身離去,剛走沒幾步,身后便傳來了一聲羞澀的提問:“同學,你……你書包好像沒關好吧?”這話宛如一聲炸雷,將我從地上嚇得竄了起來,明明剛剛空無一人,卻突然被“空氣”莫名地問候了下,換做是誰,也會不知所措。

不覺間, 冷汗已布滿額頭。最終,面色蒼白的我帶著一臉驚恐將身子緩緩轉了過去。

不曾想,看到的景象卻令我大跌眼鏡,只見一妙齡少女立在我面前,她雙手藏于身后,一對玉足凈直纖細,腦袋微偏,抿著兩片薄唇怯笑,秀發如水銀瀉地般披在肩上,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甚至笑出了淚花,全然不顧呆立在一旁的我的感受。

這便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她,開心異常。而我,尷尬不已。

過了許久,她終于憋住了笑意,略帶歉意地開口了:“對不起,嚇到你了。我叫玟羽,以后我們就是同桌啦!”話剛說完,不等我反應過來,她便轉身跳跳蹦蹦地離開了,只留下一頭霧水的我凌亂在細雨中。

那天夜里,夜空中多了一顆星宿,老人們說那代表著有一名天使下凡。

次日,踏著第一節課的下課鈴聲,我跨入了教室。老師對我的遲到習以為常,我更是不以為意。不過突然我發現在我的專屬特殊位置旁,多了一套桌椅。座位上坐著一位扎著馬尾辮的女孩,顯然她也注意到了我,強忍住笑意抬起頭,對我輕聲說道:“早安,你又遲到了。”我尷尬地笑了笑,便坐在了座位上,開始了所謂的學習之旅。

坐在我身旁的她不怎么喜歡說話,更多時候她更喜歡安靜地看書。作為一名的后進生,不做作業不聽課是我的拿手好戲。而她就像上天派下來的天使一般,不斷督促著我做那些我嗤之以鼻的事。為此,我很討厭她;但我卻苦于拗不過她,只好裝模作樣隨她一起“學習”。

時間恍如一支離弦的箭,飛快地流逝,從不回頭。眨眼間,半期臨近,所有同學都如熱鍋上的螞蟻般團團轉,唯獨我,對學習依舊不屑一顧。而她,卻將我的學習視為己任,時刻緊盯著我。

不久,半期成績公布。果不其然,最后一名依然被我死死捍衛住,雖然我的成績有了較大的提升,但并不影響我對她努力付出的冷嘲熱諷:

“你看,你每天都強迫我學,但我仍然是最后一名,怎樣,白費力氣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沒有生氣,反而很傷心。淚珠順著臉頰滑落,她站了起來,薄唇因委屈兒顫抖,好半響,她才從嘴里擠出幾個字:

“爛……爛泥!自甘墮落!”

說罷她就沖出了教室。不過我竟然沒了往日瀟灑的感覺。相反,我的內心竟然泛起了一絲內疚與不安的漣漪,這是第一次觸及心靈;

這種感覺,很不真實。

黃昏,站在放學后的辦公室的我,第一次比較仔細地聆聽老師的勸告,第一次因為羞愧而低下了頭。

受完訓,夕陽已被西山吞噬了大半,星空在遙遠的暗黑中編織著新的章節。剛走出辦公室,一通電話將我從內疚中拉回了現實。

“佳偉,今天我被別人白了一眼,心里很不爽,一哈來找我,我們一起去弄他一頓!”

掛了電話的我怒火中燒,雖然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為了所謂的“尊嚴”,這個頭不能低!于是我便立即啟程前往尋找我那位朋友。才到校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側影;她頭發略顯凌亂地扎著,坐在臺階上,雙手緊緊環抱著膝蓋,看起來很是楚楚可憐。我躡手躡腳地移到她身旁,輕輕地碰了下她,她睜開朦朧的雙眼,偏著腦袋看著我,眼中閃爍淚光的問我:

“你是要去打架嗎?不許你去!你這樣會害死你自己的!”

我很驚訝她居然知道我要去哪兒,但我還是搖著頭拒絕了。她眼角的眼淚溢了出來,語氣懇求地說:

“假如你的朋友不讓你去幫忙了,你還去嗎?”

盡管我知道這不可能發生,但為了讓她不哭,我答應了。意料之外的是,電話響了,我的朋友因為沒有逮到他的目標,便通知我按兵不動。滿臉淚痕的她開心地笑了。

“怎樣?我是不是猜得很準呀?”此時的她全然不顧淑女形象,像只自由自在的小鳥一樣在我前面邊走邊跳,再一次無視了呆若木雞的我。

不覺間,星宿布滿蒼穹,不時劃過流星。皎潔的月光鋪滿小巷,星辰在遠方作著映襯,她走在我前面,一路無言。當路過那棵歪脖子樹時,她突然停了下來,出神地望著浩瀚星空,口中小聲地說:

“能陪我看一會兒星星嗎?”

我答應了,接著一個激靈變沖到了樹上坐下。她費了很大的勁才爬了上來,就在這無垠的星空下,就在她身旁,我第一次感到世界的安靜與美好。她凝望著星宿,一臉認真地說道:

“你知道嗎?其實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名在人間的天使!”

“都這么大的人啦,你還相信有天使呀?”

她見我不相信,失落地低下了頭,嘴里嘟囔著:

“其實我也是天使……”

我聽到這話,不覺被逗笑了,敷衍地說道:“是啦天使姐姐,我先回家嘍,您老人家也早點回天上去吧。”說罷我就跳下樹,揮手道別后轉身離去,只聽到她堅定中略帶悲傷地說道:“不許你去打架,你要是去了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雖然我沒轉身過去,但卻在心里默默答應了她。

我正走著,電話響了,電話那頭傳來了朋友的召喚。

他們,逮住了他;而我,忘記了她。

我模糊地記得:那天夜里,烏云從四面八方集結起來,蓋住了本應閃爍的星光。

那天夜里,戰斗很混亂,他拼命反撲,甚至動了刀;那天夜里,我很害怕,慌亂中我用板磚拍了他的頭。他倒在血泊中,我陷入無助里。“朋友”紛紛與我劃清關系,“兄弟”全都離我而去。

我呆立在原地,雙眼無神,目光呆滯,看著顫抖不止的雙手不知所措。

不知何時,他從血泊中掙扎起來,將刀刃刺入我的大腿。我倒在冰冷的地面,感不到絲毫的疼痛。

漸漸地,我感覺四周的嘈雜被靜謐取代,眼前開始模糊,我隱約感到一位天使浮在我身旁,她是那么熟悉,卻又是那么陌生。她沒有說話,任憑水晶般的淚水奪眶而出。漸漸地,天空滴下了水晶般的雨水,身旁的天使也漸漸離我遠去。我想叫她停住,卻無法做聲,任憑她緩緩消失在我視野的邊際。

在我無法看到的云層背后,一顆流星帶著不甘與辛酸隕落天際。漸漸地,警笛聲由遠及近,我漸漸失去意識,昏死過去。

掙扎著睜開雙眼,看到的卻只是漫無邊際的黑暗。我感到身體正緩緩向下滑落,呼吸也在漸漸減弱。在我即將窒息時,一雙柔弱的手托住了我,她背上長了一對羽翼未豐且柔弱的金色的翅膀,悠悠地扇著。她雙目注視著上方,面無表情。她似乎忘了我。

我本想說點什么,卻無力地癱軟在她懷里,任憑淚水浸濕著眼眶。我感不到時間的流逝,只是模糊地記得開始有點點星光刺破黑暗。慢慢地,繁星越來越多,他們緊密地匯集在一起,使本應該微弱的星光此刻卻顯得耀眼無比。終于,淚水溢出,淚珠在虛無中綻放,化作萬千星宿中的平凡一顆。

遠處,飄來一朵祥云,身旁,她將我置于云上,轉身隱去。

我吃力地揉了揉眼,四周白色依舊,只不過剛剛的星光換作了白熾燈,無垠的星塵變成了病房的墻壁。我獨自倒在病床上,遍布的慘白更襯托了我的悲哀。父母失望透頂,暫時拋棄了我這不孝子,所謂的“朋友”更是杳無音訊。那天夜里,在空落落的病房中,我想了很多,在我十七年的生命歷程中,唯獨她為我的成績而落淚,唯獨她為我的未來而傷心……想到這里,淚水不禁濕了枕頭。

那天夜里,晴空萬里,但卻沒有一顆星為我閃耀。也許,曾經有過那么一顆。也許,她此刻正悄然哭泣。不過,生活卻沒有也許,它永遠不會為我的幼稚與愚蠢就為我倒帶,我決定不再揮霍青春,浪費年華,真正地做一次人!

沒等傷腿痊愈,第二天就回到了教室,座位旁熟悉的座椅消失不見。上課時,教室里少了幾分督促,卻都了一份認真。不久之后,期末來臨,令所有人詫異的是,我的名次竄入前三。驚羨紛至沓來,質疑接踵而至,但我并不在意,因為只有我知道,這不僅是為了我,更是為了她。

領取成績單的那一日,天空陰沉著臉,下著毛雨。我低著頭,手里攥著成績單,心里五味雜陳。此刻,我很想念她。她為我帶來了太多改變,我很想再聽一次她的聲音,再陪她看一次星空,可惜我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

我拖著的傷腿,每一次絞痛都是對我幼稚的懲罰。天空壓滿烏云,我的內心卻迷茫無助,不知要游蕩到何處。在這寂靜的深巷中,只剩我與滿天飄落的雨花。

不覺間,我已走到那棵歪脖子樹下。

樹下,曾經的枯枝已被嫩葉覆蓋,只不過樹梢間的金絲雀卻不見了蹤影。

樹前,我失落地淋著雨,滿腦子都是她。后悔與淚水齊下,自責伴雨花共舞。我揚起臉任憑雨水拍打。

我知道,在我看不到的天邊,一直有那樣一顆平凡的星星。我閉著眼,身后仿佛傳來一聲熟悉的問候:“好久不見,我……”

上一篇:轉轉場[ 03-09 ]
下一篇:沒有了!
  • 沒有相關內容!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玩法